中国体育彩票网:《剑途》金庸笔下的假面江湖

        金庸小说中,最著名的假面人当属《笑傲江湖》中的岳不群,以君子之面行小人之事。岳不群戴上假面,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欲望,还有一种假面人,完全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而且他们都是有“组织”的人。

  星宿弟子

  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,大反派丁春秋自创星宿派,门下弟子众多,人品极差。星宿派弟子初在小说中出现时,大师兄摘星子看起来还颇像个人物。星宿派邪门歪道、门规独特——大师兄权力极大,做师弟的倘若不服随时可以武功反抗,那时便以功夫定高低。组织内实行强权制度,公然弱肉强食、不讲道义,要保全自己,则必须戴上假面。

  江湖杀戮,还上演这些把戏,让群雄“无不骇然失笑”。这种可笑又随时化为残暴。摘星子受伤失势后,遭到了众师弟的打骂欺凌。这种可笑也随时化为背叛。丁春秋与人过招一旦失利遇险,就有弟子弃师傅如敝履。在残暴的组织中,一切为了生存,没有忠诚,没有理想,没有坚持,当然也没有人品。

  缥缈门人

  《天龙八部》中天山童姥手下的“三十六洞、七十二岛”的洞主和岛主们,天山童姥控制这些人的手法非常简单有效,给他们种上剧毒的“生死符”,发作之时“连五脏六腑也似发起痒来,真想一头便在墙上撞死了”。他们一个个本是成名的豪杰,强烈的来自肉体的恐惧,让他们必须戴上臣服的假面。

  但是,他们和星宿派门人不同,是嗅过自由滋味的人,在痛苦中臣服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当虚竹永久解除他们的“生死符”后,“群豪当日臣服于童姥,是为生死符所制,不得不然,此时灵鹫宫易主,虚竹以诚相待,以礼相敬,群豪虽都是桀傲不驯的人物,却也感恩怀德,心悦诚服……”摘掉假面,人与人的关系、人和组织的关系也发生了大改变,更像我们熟悉的江湖兄弟了。

  神龙教徒

  无论星宿派还是缥缈峰,掌控手下的手段还是相对简单,更多依赖领导人的一己之力。《鹿鼎记》中的神龙教则大不相同。它的组织更为森严,连皇宫内的假皇太后都只是神龙教的一个普通教徒。在这个组织下,人的异化也变得尤其严重,甚至智商都会下降。

  神龙教总坛内,虚假的口号不亚于星宿派门下弟子,不过因为组织严密,那些夸张的口号竟然不那么可笑了——左首一名青衣汉子踏上两步,手捧青纸,高声诵道:“恭读慈恩普照,威临四方洪教主宝训:‘众志齐心可成城,威震天下无比伦!’”

  日月神教

  《笑傲江湖》中的日月神教,则是一个加强版的神龙教。对于教徒的控制,除了喂食毒药,施以肉体恐吓外,尤其注重精神控制,大搞个人崇拜,还从小孩子着手,从小洗脑。日月神教的魔性展现十足,它扭断了家庭间正常的人与人的关系,彻底混淆了人的价值观。

  日月神教虽然换了主人,但实无改变,反而刚刚经历一场血腥屠杀,教徒们恐惧之心更甚。连旁边的令狐冲也看出,“任教主还是和东方不败一样,以恐惧之心威慑教众。众人面子上恭顺,心底却愤怒不服。”恐惧和虚假的气氛交织在一起,已到了无解的地步。

  大结局

  武侠小说的结局,大都会揭露真相,正义实现。那种恐惧和虚假的气氛,也都会被扫除。

  《天龙八部》中,星宿派弟子和“三十六洞主、七十二岛主”,都归顺了虚竹。这个缥缈峰的新主人,心地宅厚、素有佛心,自然不会继续用恐惧控制他们。《鹿鼎记》中的神龙教,干脆被韦小宝的大炮狂轰,教主身死,最后消失得干干净净。《笑傲江湖》的日月神教,最后由磊落的向问天掌控,黑木崖上的氛围也终究会被改变。

  不过,江湖中的虚假气氛从来不会在金庸的小说中消失。江湖,这个作家虚拟的世界,也由此显得真实了许多。

更多相关游戏信息请关注:《剑途OL》爱游戏官网

看手游新闻,就在爱游戏网!

IM电竞IM电竞IM电竞IM电竞JJ比赛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